官方亏本办奥运有人却赚了……

在东京赢得奥运会的主办权时,日本政府开出的预算仅为73亿美元,如今,本次奥运会的花费已远超预期。对于赞助商来说,这也许是一场不划算的奥运会,但总有人能够“躺赢”。

距离1964年东京初次办奥运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近期,《纽约时报》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2%的美国人认为,东京奥运会应该举行。而在日本,只有22%的人持有这种观点。尽管面临着病毒变异、民众抗议,7月23日,东京奥运会终于顺利开幕。

此前,日本国内曾多次传出推迟和取消奥运的新闻,但取消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现代奥运会史上,只有三次奥运被取消,分别在1916年、1940年和1944年,且都与世界大战有关。

根据规定,奥运会是国际奥委会的“专属财产”,而作为奥运会的“所有者”,国际奥委会可以终止与主办方城市签订的合同。除了战争等不可抗力外,在有理由相信“奥运会参赛者的安全会受到严重威胁和危害”的情况下,国际奥委会才可以取消奥运会。如果日本单方面取消合同,那么风险和损失将由东京奥组委来承担。这样看来,无论是在何种情况下,东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都面临着数十亿美元的风险,各方又都承担着巨大的合同义务。

英国媒体BBC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次奥运会对于日本的意义不仅关乎于金钱,还有更多的利害关系。回顾历史,日本上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还是在1964年。而1972年和1998年,日本分别在札幌和长野举办了冬季奥运会。BBC称,这在当时被视为二战后日本复兴和重建的重要标志,也正因此,虽然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和赞助商都有保险持身,日本还是坚持在疫情还未完全稳定的情况下举办奥运。

日本首相菅义伟曾经历过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日本运动员赢得奖牌的那一刻深深印刻在他脑海里。菅义伟说:“当时的兴奋和激动现在都记忆犹新。当时全世界约有40亿人通过电视观看了奥运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举办奥运会的)价值是巨大的。”

BBC写道,回顾最近几年,日本经济长期停滞不前,在经历过海啸和福岛核泄露之后,日本将此次奥运会看作是复兴的象征,故而不遗余力地推进奥运会顺利进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本次奥运会确实意义重大。

民意显示,大多数日本人反对举办奥运会,觉得伤财又费力,且不利于疫情管控。从这个角度来说,赞助商担心民众会把他们当作站在“对立面”的人,对品牌形象有损。

此前,大约60家日本公司为获得赞助权支付了创纪录的30多亿美元。继去年奥运会因疫情而推迟后,他们又增加了2亿美元支出来延长合同。但在等待开幕的漫长时间里,各大赞助商们日渐疲惫,渐渐地,佳能、东芝、日野消防保险公司已放弃在“奥林匹克长廊”沿线设立促销摊位的计划;运动服装制造商Asics Corp则取消了原定在东京涩谷地区揭幕一座仿日本乒乓球明星石川佳纯(Kasumi hikawa)的四米高雕像的计划,该公司担心这座巨型雕像会吸引大量观众狙击;调味品制造商桥味之素则不再计划向消费者赠送门票。

此前,东京的大部分出租车都被新的丰田车型所取代,这是丰田赞助奥运会的计划之一,但在前期投入大量资金后,丰田在7月19日表示,放弃在日本投放以奥运会为主题的电视广告,首席执行官丰田章男也不会出席开幕式。

知情人士表示,丰田取消广告播放是担心引起公众的反感。Droga5广告公司创始人大卫·德罗加表示,丰田的决定是对奥运会的一大打击。“情况比我们意识到的更加分化”。

在东京赢得奥运会的主办权时,当时政府开出的预算仅为73亿美元,但直到今天,本次奥运会的花费已远超预期。

对于赞助商来说,这也许是一场不划算的奥运会,但总有人能够“躺赢”。多年来,因为国际奥委会73%的预算来自电视台的转播权。NBC环球首席执行官杰夫·谢尔(Jeff Shell)表示,奥运会最大的转播合作伙伴NBC目前已售出12.5亿美元的广告费,东京奥运会可能成为该公司历史上“最赚钱的奥运会”。

美媒还深挖出日本国内的幕后赢家——电通公司,这是一家在日本拥有超绝影响力的广告巨头,筹办以来,电通对日本70余家公司进行游说,使这些公司支付超过30亿美元的赞助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ghld.com/,东京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