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奥运圣火可以中途熄灭原来失误了还可以申请重跳

这样的言论多少让人有些看不懂,难道罗格主席是希望以后的奥运会举办地都学伦敦这样意外百出,以此来吸引更多人的关注度?又或者,罗格主席是想以这样一种看不懂的言论来配合伦敦奥运会上的各种看不懂?

伦敦奥运会的第一个比赛日,朝鲜与哥伦比亚的女足比赛一切就绪,然而就在介绍双方球员时,朝鲜球员的旁边却赫然出现了韩国国旗,这引起了朝鲜队的强烈不满,比赛因此推迟了一个半小时开球。

到了7月31日的游泳赛场,中国运动员孙杨和韩国的朴泰桓在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中并列亚军,可伦敦奥组委竟然将两国国旗上下悬挂而不是平行悬挂。对此,伦敦奥运会表示,上下悬挂是可以的,但事实上,这种悬挂方式只被允许用在室外比赛中。

8月4日发生在网球场的一幕更令人无语。美国选手小威在女单决赛中战胜莎拉波娃获得冠军,然而升旗的过程中,美国国旗被一阵大风吹掉了,有意思的是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国旗依然高挂在旗杆上。

伦敦当地时间7月30日,匈牙利男子佩剑运动员斯拉奇拿到了代表团的第一枚金牌。然而颁奖仪式上,由伦敦爱乐交响乐团演奏的匈牙利国歌录音却严重走调,这让匈牙利奥委会官员感到非常不满。与此同时,匈牙利的国歌原本是赞美诗,速度较为舒缓,而爱乐交响乐团演绎的则是“欢乐版”,以至于斯拉奇想跟着唱国歌,却发现完全跟不上节奏。

同样的情况还在其他赛场出现,立陶宛的国歌播了一半突然卡壳,而荷兰国歌则被指“夹杂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奥运会主火炬象征着奥林匹克精神,一旦点燃都会等到闭幕式当天才将其熄灭。然而英国人却开创“中途熄火”的先例。

为了向1948年伦敦奥运会致敬,伦敦奥组委将主火炬安排在主体育场“伦敦碗”内的大钟旁边,但由于主火炬的位置可能影响随后的田径比赛,伦敦奥组委只能做出挪动主火炬的决定,并主动将其熄灭。

最终,在主火炬移到新的位置之后,伦敦奥组委又邀请曾参加过1948年奥运会火炬传递的82岁高龄老人奥斯丁·普雷福特再次点燃主火炬。

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上,一名神秘女子面带笑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ghld.com/,东京奥运会身着长袖红衣和蓝色长裤走在印度代表团旗手库马尔身旁,由于她的衣着跟印度代表团其他人都不一样,因此十分引人注目。然而,她并不是印度代表团的成员。事后,伦敦奥组委调查发现,这名红衣女子是参加当天开幕式的一名演员。

温布利体育场承担本届奥运会足球比赛,然而就在奥运会开始之前,温布利体育场的钥匙却不知去向。

随后,伦敦警方在第一时间介入调查,但没有任何收获。无奈之下,温布利体育场方面只得更换了与丢失的钥匙相对应的门锁。

虽然温布利体育场内并没有因此而发生任何混乱,但这件事反映了伦敦奥组委在安保方面极为混乱的安排和管理。

在伦敦奥运会男子公路自行车比赛期间,一名54岁的退役士兵沃斯福尔德就因为在看比赛的时候没有笑,而被伦敦警方逮捕。

警方的解释是,沃斯福尔德在观看比赛时表情太严肃,因此被当做“嫌疑人”。他坐在一小群抗议人群附近,警方为了确保比赛的安全有序进行逮捕了他,以预防可能的危害赛道安全的行为。

然而事后调查发现,沃斯福尔德患有帕金森,因此导致肌肉僵硬,根本就笑不出来。

伦敦奥运会期间,伦敦市长约翰逊异常忙碌,出现在各种场合。而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当地时间8月1日,约翰逊在维多利亚公园的巨型露天电视屏幕前试滑一条凌空滑索,总长45米。可没想到,在众目睽睽下,约翰逊居然被卡在半空中。

现场众多媒体纷纷拍下约翰逊的窘相,并传到网上。英国广播公司称,可能是跃出时冲力不够,但也说明索道的设计还是有问题,速度不够就无法通过。

不过,身处“险境”的约翰逊倒不觉得丢脸,反倒是表现出了他的演员潜质,在半空中高举英国国旗,并高喊“英国队加油!”

伦敦奥运会最后一个比赛日,英国人的宠儿戴利在男子10米跳台决赛中亮相。但在全场观众热烈的助威声中,戴利似乎有些紧张,第一跳只得到了75.6分。就在英国观众感到失望的时候,戴利找到裁判,表示现场的观众太热情,有人使用了闪光灯拍照,影响了他,因此申请重新跳一次。

结果几分钟之后,裁判做出了跳水大赛中从未出现过的决定允许戴利重新跳一遍此前的动作,结果戴利重新试跳后得到了91.8分。事后,有业内人士表示,没有任何一条规定可以支撑裁判做出让戴利重跳的决定。

类似的情况在伦敦奥运会不止一次上演,在此前的举重比赛中,有好几名运动员在得到裁判的三盏白灯(表示试举成功)后,又被告知他们的那次试举失败了。

只要是看过跆拳道比赛的人都知道,选手的得分是通过防护马甲上的电子感应器记录的。然而伦敦奥运会跆拳道男子80公斤级的比赛中,却出现了选手马甲上的感应器没电了的情况。

当时,吉尔吉斯斯坦选手阿卜瑞姆正在与意大利选手萨米恩托进行较量。萨米恩托主动进攻踢中对手,但却未被记得分,裁判经过检查才发现,萨米恩托身着马甲上的电子感应器没电了,而阿卜瑞姆身上的感应器也有同样的情况。

幸好现场有备用电池,两名选手在更换了电池之后重新进行比赛。但伦敦奥组委对比赛用具的准备如此疏忽还是引起质疑,一名跆拳道教练表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一分汗水,一分收获,运动员们都明白,在奥运会这样的赛场上,想取得好成绩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然而在伦敦,似乎有实力还不够,你还得会申诉。

本届伦敦奥运会成为历届奥运会中申诉和争议最多的一次,涉及到击剑、体操、游泳、田径等多个项目,其中一些改判还让人非常无语。例如田径女子链球决赛中,中国选手张文秀以76米34的成绩夺得铜牌,然而就在她披着国旗绕场庆祝的时候,却被告知铜牌变成了德国选手海德勒。原来,德国队赛后申诉海德勒此前一次投掷被裁判错误地判为犯规,而仲裁接受了这个申诉,最终确定海德勒的成绩为77米13。然而,根据田赛竞赛规则,选手犯规后,裁判是不会测量成绩的,线是如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