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辽宁健儿东京奥运会成绩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ghld.com/,东京奥运会

2金、3银、2铜,这是辽宁运动员在东京奥运会上交出的成绩单,这个成绩已经超过5年前里约奥运会的2金、2银、3铜。此外,注册在外省、市的辽宁籍运动员还获得3金、2银、3铜。如此算来,辽宁运动健儿在东京奥运赛场共获得5金、5银、5铜,总计15枚奖牌。

关于辽宁运动员在东京奥运会的目标,辽宁省体育局负责人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说得很明确:“东京奥运会,我们要夺取‘2+N’枚金牌。”所谓“2+N”枚金牌,即辽宁运动员获得2枚金牌,辽宁培养但不在辽宁注册的运动员获得N(N大于等于2)枚金牌。

本届奥运会,共有27名辽宁运动员参加15个大项、20个小项的比赛。据赛前分析,辽宁运动员在十余个项目具备冲击奖牌乃至金牌的实力,因此关于金牌的目标,省体育局提出的是“拼争2至4枚金牌”。最终,辽宁运动员获得2金(赛艇女子四人双桨崔晓桐、体操男子吊环刘洋)、3银(羽毛球男子双打李俊慧、田径男子三级跳远朱亚明、女子自由式摔跤50公斤级孙亚楠)、2铜(赛艇女子八人单桨有舵手徐菲、射击女子25米运动手枪肖嘉芮萱),共7枚奖牌,圆满地完成了目标。

其中,两枚金牌意义重大。2008年北京奥运会,由唐宾、张杨杨、金紫薇和奚爱华组成的中国赛艇女子四人双桨队获得冠军,实现了中国赛艇在奥运赛场金牌“零”的突破。需重点提及的是,唐宾、张杨杨为辽宁运动员,金紫薇也是辽宁籍运动员。在东京奥运赛场,崔晓桐携队友在该项目再夺金牌,在这一项目上辽宁又多了一位奥运冠军!这是时隔13年、3届奥运会后,中国代表团在赛艇女子四人双桨项目再获金牌。这枚金牌是中国赛艇历史上第二枚奥运金牌,也是东京奥运赛场中国赛艇队所获得的唯一金牌!

刘洋夺取金牌更具里程碑意义,因为这是辽宁体育在奥运会历史上获得的第一枚体操金牌。刘洋在男子吊环项目摘得金牌之后,辽宁运动员在奥运赛场(含冬奥会)的夺金项目由射击、田径、乒乓球、羽毛球、排球、赛艇、击剑、举重、摔跤、柔道、跆拳道、自由式滑雪等12大项,增加至13个大项,这是辽宁运动员在奥运赛场的重大突破。

在东京奥运会赛场,还有17位由辽宁培养、在外省、市注册的运动员参加12个大项、16个小项的比赛,他们是辽宁体育东京奥运“2+N”金牌目标的重要一环。最终,马龙夺得乒乓球男子单打、男子团体两枚金牌,李雯雯则在女子举重87公斤以上级夺冠,这个“N”最终转化为3枚金牌。此外,刘诗雯、赵帅等运动员还获得了2枚银牌、3枚铜牌。

作为体育大省,辽宁在中国体坛的地位无须赘述。中国体育圈素有无辽不成军一说。东京奥运会之前,辽宁共有29名运动员获得28枚奥运金牌,全国排名第一。东京奥运会后,这一数字更改为31名运动员获得30枚奥运金牌。若算上马龙等辽宁籍运动员,辽宁共有43名运动员夺取43枚奥运金牌,所作贡献在全国排名第一。“服务国家奥运战略,在奥运赛场为祖国争光,这就是辽宁作为体育大省的担当。”省体育局负责人掷地有声地说。

在竞技体育赛场,金牌最为引人注目,但人们的关注焦点不应只集中在金牌运动员身上,成绩的突破正是奥林匹克格言“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的体现,是赛事上难得的亮点。在东京奥运会,辽宁运动员这方面的亮点颇多。

东京奥运会男子三级跳远决赛,朱亚明连续两次刷新个人最好成绩,以第五跳17.57米的成绩获得一枚宝贵的银牌,这是中国选手在三级跳远项目上取得的奥运最好成绩。此前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董斌曾以一枚铜牌实现奥运三级跳远项目上中国选手奖牌“零”的突破。朱亚明向前跳跃的一小步,正是中国田径在奥运赛场前进的一大步。这枚银牌含金量极高,是中国田径又一重大突破。

在羽毛球男双决赛,李俊慧/刘雨辰0∶2不敌对手,与金牌擦肩而过。但实际上,这枚银牌弥足珍贵。要知道,在东京奥运会赛场,中国羽毛球在各个单项上唯一没有拿到满额参赛名额的就是男双项目。作为 “独苗”,李俊慧/刘雨辰一路力克强敌,杀入决赛,已经超出了外界的预期。

在女子摔跤50公斤级半决赛,孙亚楠在1∶7落后的绝境下连得9分,在最后时刻逆转美国选手希尔德布兰特,让人为之惊叹。尽管在决赛中孙亚楠未能发挥真实水平,但两次征战奥运会拿到一银、一铜两枚奖牌,是在北京奥运会王娇夺金之后,辽宁运动员在奥运会摔跤赛场取得的最好成绩,29岁的孙亚楠书写了一段属于自己的奥运传奇。孙亚楠说,3年后的巴黎奥运会,她还要参赛,为了奥运冠军梦想,全力拼争金牌……

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中国赛艇队已连续3届缺席奥运会女子八人单桨有舵手项目。2021年5月,该项目重新组队。仅用了两个多月时间,辽宁选手徐菲就和队友在东京奥运会的水面上直面压力,以全新阵容出战,这本身就是一种胜利。最终的宝贵铜牌,已是一种重大突破。

亮点和突破的背后,辽宁体育在东京赛场出现的遗憾和短板也不能忽视。一是受中国“三大球”及其他集体球类项目整体发挥不佳影响,辽宁“三大球”及女子曲棍球等球类项目运动员成绩不理想。要知道,在27名出征东京奥运会的辽宁运动员中,有多达12人为集体球类项目运动员,他们虽然没有光鲜的成绩,但同样付出了超常的努力,在赛场上忘我拼搏。省体育局负责人表示:“包括‘三大球’在内,中国集体球类项目战绩欠佳且大多缺乏竞争力,但集体球类项目影响力大,是体育强国的显著标志,在这方面,体育大省辽宁要有担当。”

二是田径、游泳、射击等基础大项,辽宁运动员参赛偏少,缺乏竞争力。其中,田径项目2人参赛,射击项目1人参赛,游泳项目也只有王简嘉禾1人参赛,在女子1500米自由泳、800米自由泳分别取得第四名、第五名,战绩与预期尚有距离。特别是中国游泳队的夺牌重点接力项目,没有辽宁运动员参赛,这也让辽宁体育失去了一些奖牌点。

三是传统优势项目,如乒乓球、举重、柔道、击剑等项目没有辽宁运动员参赛。这些项目不仅是我省优势项目,也是中国代表团的重点夺金项目,如举重取得7金1银,乒乓球取得4金3银。传统优势项目无人参赛,导致我省运动员在奥运赛场缺乏稳定的夺金点。

四是参赛人数、参赛项数,对比里约奥运会有所减少。里约奥运会,有41名辽宁运动员参加了16个大项、27个小项的比赛,本届奥运会这一数字明显减少。另外,辽宁体育一些传统优势项目下滑的趋势未能得到根本遏制。

该负责人指出:“在奥运赛场,有成功的喜悦就有失败的痛楚,有亮点,也会有遗憾。辽宁体育需要认真总结、反思,‘三大球’与田径、游泳、水上、乒羽、举摔柔、射击等传统优势项目需要巩固、加强,我们要继续优化项目布局,突出重点,在服务国家总体奥运战略的背景下,强化辽宁特色项目、优势项目,以东京奥运会的战绩为新的起点,大力发展辽宁体育事业,在奥运赛场上为祖国争光!”

距离2024年巴黎奥运会只有3年时间,志在奥运赛场为祖国争光、为家乡添彩的辽宁体育健儿,已将备战准星瞄向巴黎奥运赛场,坚持“争金夺银+有影响力”双核心发展战略,重点发展辽宁优势项目。毋庸置疑,“三大球”、田径、游泳、水上、重竞技、射击、乒羽等传统优势项目,将是辽宁健儿夺牌、冲金的主阵地。

中国体育代表团运动员中虽然90后唱主角,但00后已经全面登上舞台。本届奥运会,辽宁运动员中有王简嘉禾、肖嘉芮萱两名00后。王简嘉禾是辽宁运动员中年纪最小的,虽然本届奥运会上的成绩并不理想,但潜力不容忽视,巴黎奥运会,她仍将向奖牌发起冲击。

肖嘉芮萱是辽宁体育在本届奥运会上最大的收获。2002年出生、年仅19岁,肖嘉芮萱第一次奥运之旅即在决赛中“击落”一枚宝贵的铜牌,潜力巨大,未来可期。值得一提的是,在颁奖仪式上,由辽宁射击名宿王义夫为后辈肖嘉芮萱颁奖,对肖嘉芮萱寄予了美好的期许,某种角度上,这可以视为辽宁射击界优良传统的传承。

值得一提的是,崔晓桐、刘洋两位新科奥运冠军都将坚持训练,全力拼争巴黎奥运会。辽宁省赛艇队总教练姜海洋表示,不出意外,包括崔晓桐在内的四人艇组合将保留下来,继续稳定状态、提升成绩,她们在巴黎奥运会卫冕的概率非常大。刘洋也已明确表示,他将全力备战巴黎奥运会,继续强化体能、控制伤病、稳定水平,为卫冕而战。

省体育局负责人表示,巴黎奥运周期,辽宁体育在田径、游泳、水上、射击等基础大项上将为国家输送更多的优秀运动员,同时会继续强化崔晓桐、刘洋及朱亚明、王简嘉禾、肖嘉芮萱等重点运动员的保障工作,确保重点运动员稳步提升成绩;在乒羽、重竞技等项目上,继续挖掘、培养并向国家输送优秀运动员,继续做大做优传统优势项目,持续打造奥运赛场稳定的奖牌点、夺金点;在总体战略上,进一步优化项目布局,狠抓训练、强化保障,全面提升训练水平及核心竞争力,保持并提升辽宁体育大省地位,在“奥运争光”战略下展现辽宁力量。

与此同时,该负责人指出,辽宁体育将持续在“三大球”等集体球类项目上发力,全力为国家队输送优秀球员,努力帮助“三大球”等集体球类项目国家队稳定状态、提升战斗力,助力他们在巴黎奥运周期打赢翻身仗。这亦是体育大省的担当!